首页 > 活动专区 > 公司活动 > 少年不识愁滋味 青春致敬舒伯特

少年不识愁滋味 青春致敬舒伯特

发布者: smgradio| 发布时间: 2018-10-30 15:45:10

  在十九世纪初的音乐名城维也纳,继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等伟大音乐家之后,又出现了一颗灿烂的音乐新星——弗朗茨·舒伯特。
  生活在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交替时期,舒伯特在创作交响乐时,完全继承了古典主义的传统;而他的艺术歌曲和室内乐作品则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绝妙的抒情性让李斯特称他为“前所未有的最富诗意的音乐家”。
  在10月28日的科勒·星期广播音乐会中,五位音乐家一同登上舞台用青春致敬舒伯特,让观众在琴声中体验到舒伯特的坚持与热爱、欢喜与忧伤,我们也能从这些风格迥异的演奏家身上窥见当今古典音乐世界的流光溢彩。此次星广会也是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艺术天空“12小时特别活动”之一,在舒伯特诞辰190周年之际,用音乐向这位伟大的作曲家致敬。

 

4.jpg


  率先登台的是俄罗斯小提琴家斯蒂凡·塔哈哈以及英国钢琴家约翰·莱内汉,演奏舒伯特的《C大调幻想曲》。这部写于舒伯特离世前一年的作品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流浪”的凄美主题贯穿始终,这也是塔哈哈首次演奏这首曲子。
  对于塔哈哈来说,上海可以算作是他的“福地”,让中国观众认识到这位可爱、憨厚的小伙子正是从两年前的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开始。谈及自己近两年的变化,塔哈哈幸福地分享道:“我觉得我的音乐成熟了,可能是因为我有了儿子之后,更加懂得如何去表达,也会在演奏前思考、在演奏中不停地去磨练自己。毕竟,演奏音乐并不只是展现出技术,更多的是在表达情绪。”
  “有表情地演奏”,正是塔哈哈的演奏给观众的印象,张弛有度,营造出舒伯特特有的梦幻场景。“虽然舒伯特是介于古典和浪漫之间的作曲家,但是我觉得在演奏这部作品的时候,还是应该用完全古典的方式。”塔哈哈用简洁明了的弓法,将自己丰沛的情感传递给了观众。
  接棒塔哈哈登上舞台的是来自中国香港的年轻小提琴家苏千寻。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在将琴架上肩头的那一刻,就已经充满了能量。对12岁的千寻来说,演奏舒伯特的《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着实有着不小的难度。舒伯特早期的创作都充满了温情与暖意,浸泡在爱情的蜜罐里,并且在贝多芬的影响下他的音乐日趋成熟。

 

11.jpg


  苏千寻有着超越年龄的冷静与理智,再加上少女所独有的细腻与温柔,她所呈现的舒伯特是截然不同的。在钢琴的应和下,小提琴让乐曲变得更加丰满,往来于活泼的跳动和轻柔的抒情之间。值得一提的是,千寻当天使用的是一把1706年的斯特拉迪瓦里琴,名为“大教堂”,琴本身绵密的音色也为千寻如虎添翼。
  在观众热烈掌声下,千寻返场了一首《卡门幻想曲》。精巧的技术、成熟的台风,令人惊艳。
  千寻如今在英国求学,并且主攻数学方向,所以课余练琴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但是,四岁学习钢琴、五岁学习小提琴的千寻就已经明确“要将小提琴作为自己终生的职业”,平衡课业和音乐,千寻虽然辛苦,却甘之如饴。
  说到未来,这位小姑娘的眼中闪烁出了光芒,“我很爱小提琴,但我也不会因为小提琴去放弃学业。我希望能够走进综合性大学,去学习更多的知识,来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作品。”不论是这次登台演奏舒伯特的小提琴奏鸣曲,还是自己最热爱的作曲家巴赫的无伴奏作品,小千寻都希望能够用自己的音乐感染更多的人。
  与苏千寻和塔哈哈合作两首作品的钢琴家约翰·莱内汉是知名的室内乐演奏家,他用自己的演奏让两位年轻的小提琴家能够在台上更好地展现出自己的音乐。“不论是奏鸣曲、协奏曲、四重奏还是独奏,音乐都可以 是美好的。能够看着年轻的演奏家成长,是非常令人激动的事。”
  随后,备受观众期待的中国小提琴家宁峰与钢琴家黄秋宁合作舒伯特的《a小调阿佩乔尼奏鸣曲》将音乐会推向了高潮。舒伯特虽然英年早逝,但他却用自己有限的生命为古典音乐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首《a小调阿佩乔尼奏鸣曲》就是其中脍炙人口但为人忽视的作品之一。

 

19.jpg


  始终尊重原谱、喜欢将每一个音符都准确传达的小提琴家宁峰用自己一如既往稳定并且精致的演奏,让观众再次对舒伯特这位作曲家肃然起敬。
  舒曼曾经这样回忆起舒伯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当着星光树影梦到他。”在缓缓流淌的音乐中,我们感受到了舒伯特的才华横溢,即使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他依旧在用音乐传达一种信念:全曲光芒四射的格调始终没有被乐曲中突如其来的小调冲散。
  正如舒伯特的音乐让五位优秀的音乐家汇聚一堂,在星广会当天,还有一群因为音乐而走到一起的人欢聚于此,他们便是今年8月参加经典947《音乐新空气》节目“德国音乐家的故乡之旅”的旅友们,虽然回沪已过去两个月,但音乐总能够把他们集结到一起,这份情缘难能可贵。

 

1.jpg


  其中的一位旅友基洛夫(笔名)在听完这场音乐会后更是感慨颇深:“舒伯特作品风格很突出:有的如叙事一般,像《云雀》、《菩提树》、《美丽的磨坊女》等作品,讲的都是美丽却富有冲突的故事。动机主题并不复杂,但展开很复杂。调式变化很多,分解和弦特多…他的作品有的难度极大,今天的幻想曲便是如此,莱内汉非常棒,钢琴将小提琴完全“托住”,在主部与副部主题交替中游刃有余。苏千寻的技巧不成问题,拉瓦克斯曼改编的《卡门幻想曲》(我们大多听到的是萨拉萨蒂改编的《卡门幻想曲》)炫技了一把,但要准确表达舒伯特作品的叙事性、自然性和内心的哲学思考,功力还需精进。宁峰的那一曲难度相对不大,但处理老到,能感受到舒伯特的原汁原味。”
  少年不识愁滋味,青春致敬舒伯特。舒伯特永远停留在了31岁的年纪,即使世界没有将他温柔以待,他的音乐依然质朴纯净。音乐赋予他最初的信仰,也赠予他最后的挽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