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专区 > 公司活动 > “我”在微信群里诞生“我”在朋友圈里长大

“我”在微信群里诞生“我”在朋友圈里长大

发布者: ercadmin| 发布时间: 2016-08-23 17:53:22

   “我”,是一场长笛、中提和竖琴三重奏音乐会。“我”有两个“妈妈”和一个“爸爸”,第一个“妈妈”翁斯贝是一名长笛演奏家,她是澳门乐团的长笛首席,也是柏林爱乐乐团木管声部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人。

 

_I5A3026_副本.jpg


    第二个“妈妈”陈妤颖是一名竖琴演奏家。她是上海爱乐乐团的竖琴首席,也是在高级别国际赛事上摘金最多的中国竖琴演奏家之一。
“爸爸”郑闻晓是中提琴演奏家,他是德国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中提琴首席,还是龙四重奏成员之一。
    去年冬天,他们仨决定要把“我”造出来的时候,正分别居住在这个地球上的三个城市上海、澳门和慕尼黑,但张小龙给了他们一个神器,解决了异地的问题,那就是——微信。“我”,是他们在微信群里,聊天聊出来的产物…
    虽然当时“我”还只是一个想象,但越聊他们越希望见到“我”从想象变成实体。于是,为了让“我”正式来到这个世界上和大家见面,他们仨找到了上海一个音乐会的主办方——星期广播音乐会。
    他们用自己过往的实力和才能让主办方相信经过10月的怀胎“我”会是一个健康的、有趣的、俊俏的以及特别的宝宝。
    于是,他们拿到了今年8月21日的准生证,那天“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你们。

 

_I5A2777_副本.jpg


    睁开眼的前一刻,“我”还隐约听到中国女排在同一时间正和塞尔维亚争夺奥运会金牌,“爸爸”“妈妈”说:“今天会是个特别的日子”。
“我”相信你们有被“我”的第一声啼哭惊艳吧,那是法国印象派鼻祖德彪西的《第一首阿拉伯风格曲》。岩井俊二在电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就用这首曲子贯穿全剧,他说这首作品“是一种与建筑物圆润的线条相似的美,这种线条和绚丽的太空融合一体,达到完美的、最终的和谐 ”。“我”的“妈妈”陈妤颖将它移植到了竖琴上来表现,看到你们在台下的表情,“我”觉得用三个字可以概括:美醉了!
   “我”的主要基因由长笛、中提和竖琴这三件乐器构成,定型这个基因的正是那个法国男人德彪西,他还给自己这个创造称为“音乐化学实验”。
   “爸爸”说他在德国经常看到像“我”这样的小孩,还和外国人一起生过像“我”这样的小孩,但是在中国国内,“我”是他的头胎,所以介绍给你们认识的时候既兴奋,又紧张。
    从你们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好奇,迟疑和思考,或许更熟悉富丽的巴洛克,雄伟的古典主义,瑰丽的浪漫主义,和它们相比,印象派的音乐显得那么的微妙、敏感、难以琢磨和缥缈。但它对音色的追求是如此的精致,又用这种精致缔造出一个自由开放的意境,让人的想象在其中徜徉、变化。它是完全另一种审美。

 

_I5A3042_副本.jpg


    在德彪西的《长笛、中提琴和竖琴的奏鸣曲》中,长笛有清丽的一面,也有尖锐的时候;中提琴有温醇的音色,也有艰涩的表达;竖琴有梦幻的拨奏,也有不安的共鸣。三件乐器在音色、音量上不停作着变化,考验着“爸爸”“妈妈”们之间的默契与配合。
    从你们的眼神里,“我”还发现,你们对基因移植这件事儿既好奇又喜欢。原本用钢琴演绎的德彪西《月光》,被“爸爸”“妈妈”移植为二重奏。中提琴用温润的音色唱出主旋律,竖琴则用它最擅长的拨弦制造出如梦的意境。
    原本由小提琴和中提琴演绎的莫扎特《G大调第一弦乐二重奏》,“妈妈”选择用长笛来扮演小提琴的角色。一件木管乐器,一件弦乐器,完全不同的音乐色彩交织在一起,让两条紧密的旋律线更加清晰。长笛温暖的音色则尽显莫扎特的“阳光”和“愉悦”。 
    这时,远在巴西的里约也传来让人振奋的好消息中国女排拿下了奥运会金牌。观众们如排山倒海似得呼声和掌声也让我感受到了“我们诞生在中国”的骄傲! “爸爸”“妈妈”也花心思为所有来见证“我”诞生的你们准备了“彩蛋”他们互相之间传授了下秘籍,然后…
弹竖琴的吹起了长笛、吹长笛和拉中提的则弹起了竖琴。
    戈塞克的《加沃特舞曲》是不是很可爱呀?

 

_I5A3057_副本.jpg


    昨天好多人在朋友圈用图片和小视频的方式记录了我的诞生过程。而且,“我”相信,我出生的这件事儿。会通过这篇文字,在朋友圈里继续与更多人“会面”。
    你们对“我”的评价会给“爸爸”“妈妈”日后对“我”的教育提供很大的参考,你们对“我”的喜爱也会给“爸爸”“妈妈”以信心,将“我”介绍给更多的主办方认识。谢谢你们愿意来见证“我”的诞生谢谢你们的好奇心愿音乐不负有心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