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专区 > 公司活动 > 清醒和微醺之间只差一曲多情的探戈

清醒和微醺之间只差一曲多情的探戈

发布者: ercadmin| 发布时间: 2016-08-03 13:27:37

    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的首都,每当夜幕降临之时,酒馆里亮起的灯光摇曳在昏暗的街区,流浪乐手用吉它与手风琴奏响多情的旋律,一对对年轻男女搂抱在一起,跳着一种叫作探戈的舞蹈,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味道,诱惑与激情渗透在每一个音符中。

 

18.jpg


    7月31日,室内乐组合Take Five以皮亚佐拉生前最常用的五重奏编制演绎诸多探戈名曲,古典与探戈的完美融合,就像一杯精心调制的美酒,让人不由地放松身心细细品味,感受酒精逐渐蔓延的炙热和迷醉。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皮亚佐拉组建起自己的第一个五重奏乐团,五重奏是皮亚佐拉最常用的编制之一,由班多钮手风琴、小提琴、低音提琴,电吉他和钢琴组成。他们在欧美等地巡回演出,获得了广泛的听众基础,也就是在这段时期,皮亚佐拉为乐团创作了大量探戈小品和组曲。如今,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五位年轻乐手沿用这种独特的室内乐编制,将原汁原味的探戈音乐呈现给听众。

 

5.jpg


    音乐会一开始,《自由探戈》、《化装舞会》、《一步之遥》三首极具代表性的探戈乐曲接连上演,仿佛烈酒入喉,滚烫的液体让身体逐渐失去重量,就这么不经意地打起了切分的节拍,纯粹地、毫无顾虑地和着音乐晃动。
    对于《一步之遥》更多的喜爱可能是来自于电影《闻香识女人》的经典桥段:穿戴整齐的老绅士史法兰中校与美丽端庄的少女唐娜,在加德尔的名曲《一步之遥》中优雅地滑行、旋转。这同样也是探戈从一种狂野的拉丁舞蹈到绅士的交谊舞转变的体现。

 

14.jpg


    品尝完烈酒,还得缓一缓神。在微醺的状态之下,一首《巴琴钦餐馆的卖花小孩》勾起了千丝万缕的思绪。该曲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在餐馆里卖花为母亲治病的故事,由朱政手风琴独奏,手风琴悠扬的乐声透着主人公命运的艰辛和苦难,快速多变的音阶表露出孩子不安无助的情绪。然而就像红酒,入口苦涩后味甘甜,乐曲的下半部分旋律变得灵动,充满孩童的天真烂漫,这样乐观的结尾令人倍感欣慰。

 

10.jpg


    随后,带来的钢琴和小提琴二重奏《夜上海》、《杂耍人》则像一杯酒精度不太高的莫吉托,缤纷的色彩和香甜的口感令人好生喜欢,丁晓宇与朱玥二人娴熟的技巧、默契的配合,让音乐如气泡般在酒杯中愉悦地起伏跳动,每一个音符都像吸管搅动冰块的声音那般清脆入耳。
    皮亚佐拉喜欢用音乐描写现实生活中平凡的人和事,《再见诺尼诺》寄托了他对已故父亲的回忆思念,《角鲨》夹杂着他与友人的调侃玩笑,《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四季》则燃烧着这座古老城市从未消失的激情。听他的曲子,好像他在说:“嘿哥们,坐下来喝一杯吧,来听听我的故事。”人生喜悲,五味陈杂,五种乐器,只一首曲一杯酒诉衷肠。

 

11.jpg


    曾有人问蔡澜先生(作家、美食家、《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怎么才能懂喝酒的乐趣?蔡澜答:“放胆喝,尽情喝,最好在飘飘然,语喃喃时止。”不如再加一条,在这般微醺之时听一曲多情的探戈。

 


标签: